竞技足球混合过关|混合过关技巧
樂齡網 >>  雜談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2-26 15:34:57


 走出這幾年走的熟悉的可稱為閉著眼睛都能隨意出入的北大腫瘤醫院西門,我如同戲子仰望星空般抬起三月五號被高達二十四當量打了一掛的頭顱,深深的吸了口氣。啊,我的2019,先后歷經八次核磁,五次西提,若干次抽血和比超,起起伏伏的抗癌戰斗,總算告一個段落啦。

     記得插隊時,鄉親們說過“雞猴年,餓狗年,老豬過河喧一喧”。我自然不解其含義,經請教鄉親們方得而知。所謂的老豬過河喧一喧,指狗年除夕那夜,如果豬大佬在河里喧著喧著過了河,那隨之而來的豬年定然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否則就……,你懂得!

     當然,這都是淳樸憨厚的鄉親們對美好生活追求的美好夢想。我們把這當做美好生活中的一個美好浪花笑笑即可。

     在誰也不能阻擋的地球轉動下,2019年珊珊而來。與癌魔抗爭已經四個年頭的我,剛剛慶幸的渡過了元旦新年,例行的核磁復查提示腦袋里有異常影“性質待定,密切觀察”。

教授看后說這個部位發生異常“少見,”,但認為不排除是腦轉移,當然也不排除是良性異常。為慎重起見,教授建議我到腦科醫院就診最好手術切除。

肺癌“考慮”腦轉移,可是兇險的很!用趙教授的話就是“那可是要命呢”。這一重大消息,從我確認惡疾纏身以來,心眼就蹦在嗓子眼上的家人們頓時又揪緊了一層!當年為延安建設奉獻了一條胳膊的老伴和為黨和人民把守國門的孩子堅持陪我找到教授介紹的腦科權威張明河主任求治。

  張主任不僅看了有異常的片子,還把過去所有的核磁片子都一一查看一番。遂建議再增強檢查一下為好“看的清楚些?”。

腦科醫院核磁檢查,或許是張主任親自安排,沒有如同腫瘤醫院那樣得提前兩、三個月預約。很快,增強檢查就做完了。還未等報告出來,張主任就查看影像,說那個陰影沒有呈現“可能是偽影”。家人頓時都松了一口氣。我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啦。

誰想沒高興兩天,正式報告出來了。提示我的右腦顳葉處,發現一個強化異常影“考慮腦轉移可能性大”。我們立即找到剛做完手術的張主任,請他診療。張主任看了影像后,說上次光注重那個異常部位“這里還真是有個強光影”。

嗨嗨,你說說你說說,這如同夏天,剛剛放晴的天立馬又轉為陰云密布電閃雷鳴!

幾十年革命征程的磨練,和四年來的抗癌征程,我早將生死度之之外!面對步步緊逼的惡疾,唯一的辦法只有接受現實繼續征戰!

根據張主任“這個病灶,做手術有些得不償失。建議還是放療或用藥”的建議,我們再到腫瘤醫院請趙軍教授診療。

趙教授看了片子,提出或用靶向藥“一個月五萬,廠家用五個月送八個月,管三年。如果經濟負擔不起,那就找放療科放療”。

找到這幾年一直為我就診的放療科余副主任,2015年我做了右上肺葉切除術后,就是余副主任為我做的放化療同步治療。2018年,定期復查確診我右頸部淋巴結腫大是癌魔轉移,為我做手術的楊躍教授看到我的一個基因有變“有救啦!”,遂要我找趙軍教授看能否把我納入新藥實驗“可以減輕經濟負擔,又能治病”。   

記得當時我們拿著楊主任“請趙軍教授會診”的單子,找到趙軍教授。作為中國著名胸科權威,趙教授的號可是難求!我在醫院多次掛號都失敗,最后還是在自費門診部才掛上的。

       那次趙教授建議我還是采用同步放化療“一來新藥實驗已經結束了,你無法再試驗。二來局部轉移還是用放化療為好,何況你15年同步放化療堅持到現在(指2018年),說明有效果。三來新藥價格極為昂貴,一旦用上就不敢斷,否則擴散甚快。”。  

     以后余副主任給我做了六次化療三十五次放療,淋巴結的轉移灶被有效控制住了。

當然,癌魔這種病的特點就是這邊按下葫蘆那邊浮起瓢,要不然無法根治呢。

這次腦轉移,余副主任倒是很慎重,他議我找影像科會診,確認是否轉移灶?于是,特需一掛,請影像科高順禹主任會診,他的結論是“首選腦轉移,已經近兩公分大”!

既然影像科專家確定“首選腦轉移”了,余副主任遂制定了精準調強放療方案。三月五號,正是學雷鋒紀念日,我在腫瘤醫院地下三層的放療室接受了二十四個當量的放療,這劑量,足勁!用放療技師的話“這是人家二,三十次的量”。

治療結束后,我一如既往的請醫院黨委副書記、我國著名的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專家調理,祖國醫學是寶庫呀,對付癌魔,中醫西醫必須結合著來!

放療后的幾次核磁復查,腦轉移灶似乎沒有我們想象的那樣立竿見影!不僅沒有消失還略有增大,周邊的水腫范圍也是略有擴大,余副主任說了“打散了,暫時緩解。繼續觀察”。

到了十月份,病情又有發展!胸部的若干個過去還穩定的小結節,都趁機作亂,開始增大。

余副主任看了片子后告知生長最快也是最大的病灶生長位置靠近橫膈。如果放療對正常組織傷害甚大,而且其他部位也有病灶,所以還是用藥吧。這是沒法子的法子嘍,好在如今這種藥,你只要承擔部分自費即可。”。

大夫說的沒錯,老插友執掌中樞以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校正了航向,辦了過去想辦而沒有辦的若干大事。藥品降價就是惠及人民群眾的好事之一。我雖然積勞成疾薄積厚發惡疾纏身,這是不幸的。但有幸的是趕上了老插友“校正了航向”。我所用的抗癌藥也降了價啦,而且還暫時性納入醫保。據說我每月支付兩千元左右就可以啦。雖說兩千元對我一個退休人員也是不小沉重負擔,但,畢竟還能承受也,平時再省點唄!

說起來慚愧的很。幾十年革命征程,尤其是改開以來的社會萬象,我甚都明白!而且,絕對有獲取大筆錢財的機會。但是,受老一輩的教育和做人的基本,我沒有做過!以致如今面對惡疾纏身幸好蒼天有眼有救命藥,卻因囊中羞澀只好放棄!有幾位大夫得知我的情況后,不由感慨“像你這樣的,少!”

或許有人說,你大概是膽小所以沒有獲??!哈哈,坦誠說,有多少既得利益者,乘機獲取錢財包養特殊人,如今照樣著享受天上人間榮華富貴!最根本的是,我幾十年革命征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所以不那樣做!

任何藥都是雙刃刀,在消滅病源的同時也會傷害正常機體。我目前服用的抗癌藥,就有引發心律失常,頭疼腦熱,肝腎損傷,食欲不振,皮膚損害,血壓升高,血脂異常,大便干燥或腹瀉,等等多種問題,還需要了解藥對癌魔是否有效,故需要定期檢查。

所以用藥以來,我三天五頭的趕赴醫院復查。這次用藥以來,復查項目多,由于病人極多,醫院已經是超負荷運轉,盡管都是提前好一段時間就預約,但檢查時間也是拖的較長。沒法子,人多,大夫們都忙不過來。比如,核磁檢查,得在三個月前預約。

核磁檢查結果終于出來了,這標示本輪復查總算結束了。該按照預約好的時間赴醫院請大夫診治。

冬天夜長,雖然過了冬至據說白晝長了一絲線但畢竟是絲線長度有限。故我們一早就披星載月出太行,綠色出行赴醫院。

就診時間早就得預約好。如今就醫,上轎扎耳朵那是萬萬不能的!

雖說要求一患一醫,但診室里從來都是人潮攢動。唉,也是,誰不想自己的病經專家精心治療手到病除呢!所以,無論是病人還是家屬,那面孔表情基本一樣,都是企盼大夫給個美好的診斷!

輪到我啦。余副主任把這次復查結果和前次結果認真做了比較,認為用藥以來有效果。其他部位的病灶都未再增大,而那個腦轉移灶,從三月五號打擊以來多次復查顯示仍在“略增大”!這次提示病灶大小變化不大,尤其是“腦轉移灶中心部分減化”,余副主任說“這是好現象。”

根據各項檢查結果,余副主任意見繼續用藥“兩,三個月后再復查”。我趕快在他呼叫下一個病人之前,請教另有幾類治療心律失常,高血脂,高血壓,糖尿病等病的藥,是否能與抗癌藥同用“人家心內科方面的大夫說得聽您的指示呢”。余副主任謙虛的說沒啥指示,他看了看我提前寫好的藥名單子,說都可以用。

哈哈,還是得出指示嘛。

    

共獲得積分:3 ,共3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暫無相關文章!

精華文章

小心活着—新年寄语

[閱讀]

最新活動

  • 1
  • 2
  • 3
竞技足球混合过关